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迷情校园  »  公厕内强奸同学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公厕内强奸同学
志华是个高中生,美术科并不是在正常课堂时间中,而是在放学後上课。他并不认为辛苦,因为美术班有不少女同学。绮君是其中一位美术班的同学。有着一头秀发,有一条马尾。她是个调皮的女生,平时很爱说话,跟班里每一个都很熟。她身材称不上「好」,但在校裙与毛衣的掩盖下,仍然看到胸罩的轮廓。志华每次看到咏君姣好的样子,都想跟她聊聊天。 「还有两个多星期就要完成你们的作品。」美术老师这天跟他们说。志华跟着自己的草图,在美术资源室拿好一部分自己要的物料。刚想转身走出资源室,却没有发现刚走进来的绮君,志华撞在绮君身上,手肘正碰着了绮君的胸脯。手上刚拿的铁丝、几罐颜料和一卷胶纸都掉在地上。志华连忙道歉,并蹲下身子拾东西。绮君揉一揉自己的心口,说笑的说:「痛死我了!」接着就弯下腰帮忙拾东西。这个姿势令绮君的领子打开了一点,而蹲在地上的志华就刚好把领子里看得一清二楚。绮君的粉红胸罩映入志华眼帘,志华下身感到一股温热。拾好了胶纸、颜料和铁丝,志华就冲出资源室。 ? ?? ???志华走到桌子旁边,把颜料都放进背包。阴茎顶着裤裆,令他感到辛苦。志华往公车站的路上走着,脑里仍是绮君的胸脯和白色的胸罩。突然一阵谈话声,志华一看,绮君正和一位朋友们一起向他走来。志华连忙躲进几步前的公厕里,走进了其中一格并把门关起来。他把耳朵贴在门上,静静听着厕所外的声音。 「六点多了。」志华听见绮君说。 「不行我要先走,不去逛百货公司了。」绮君的朋友说。 「哎呀,真可惜。」绮君说。 「没办法了,明天还有数学小考。」 「那我先走了,再见。」 「再见了,网上见了。」志华松了一口气,并打开门打算离开公厕。他把门打开一道细缝,却发现绮君走进来了。 「糟糕,大概是我刚才太紧张入错了女厕,入错女厕已经够糟糕了,绮君还要在这里!」志华心想,然後他把门慢慢关上,最後听见在他旁边厕格的门关上的声音。「绮君该不会是在里面吧…」志华听见旁边慢慢传出一些水声。 ? ?? ???志华想到一个坏主意,他看看背包里的胶纸,决定做那件他想了很久的事。他撕出一张胶纸,并检查好厕所内没有其他人。接着走出厕格,把「维修中」的牌子放在厕所门口,然後轻轻关上了门。绮君按下冲厕的按钮并开门,却被站在厕格门口旁的志华先用胶纸封住了眼睛,又用手掩住了口。绮君被突然的袭击吓住,想要挣开志华。虽然志华跟绮君都是同年,但毕竟男生始终大力点,志华左手掩着绮君的口,右手则握着她的双手;最後绮君被志华拖到刚才的厕格里。志华拿出一张胶纸把绮君的口封住,这时可以双手捉住她的手;志华把绮君推到地上,并坐在她的腿上把她压着,然後在背包拿出铁丝,把绮君双手綑在水箱的水喉上。志华拿出随身的美工刀,架在绮君颈上,刻意捏着鼻子,用奇怪的声音说:「别再动!臭婆娘,否则刀子没眼!」绮君感到颈项一阵冰冷,怕会被杀,没再挣紮。志华见状,便开始大胆。脱完绮君的鞋子後又用美工刀在绮君的毛衣划了两刀,才两三下,毛衣就被志华撕开;绮君突然意识到男人的意图。 ? ?? ???绮君心想自己已经没有挣紮反抗的余地,便没再吵,志华撕下她嘴巴的胶纸,吻她,这是他的初吻。双唇互相碰着,志华从来没有跟绮君这麽接近过。他把舌头伸进绮君的嘴里并吸啜着她的口水。志华一边强吻着绮君,下身本来想脱悉绮君的裙子,但因为绮君双手被綑裙子脱不了,所以志华只好把裙子翻起来,翻到绮君的胸上,这时绮君全身就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。志华隔着胸罩握着绮君的乳房,虽小,却很有弹性。志华把胸罩解开,这时绮君的上身就完全裸露在志华面前。粉红的乳头使志华禁不住用口吸啜,他把左边的含在口里,右手却不断挑逗着右边的乳头,慢慢地,绮君感受着志华手和口的挑逗,低声的叫着,志华发现绮君的乳头硬了起来。志华再慢慢向下移,用手分开绮君的大腿,把头埋在两腿之间,隔着内裤嗅着绮君的下体。一阵少女的味道传来,志华脱下裤子,阴茎早已勃起。没有了裤子的束缚,稍感舒适的志华开始用手挑逗着绮君的下体。他隔着内裤,手指按在那微微突起来的地方。慢慢打圈,慢慢地,志华发现绮君再开始呻吟起来,她的内裤亦湿了。志华於是扯下绮君的内裤,并把它放进背包,这时志华再次欣赏着绮君的阴部,黑色的阴毛围着阴道口,一些液体从阴道里流出。志华用手指插进绮君的阴道里,绮君辛苦的扭动着身体想要他拔出来。志华没有理会她,他把手指拔出来放进口里,「这些就是淫水吧﹖」他想。志华把绮君双腿打开并用大腿撑着,并把阴茎抵在绮君的下体。绮君都知道他想做什麽,於是扭动着身体,但这并没有用。志华把阴茎一寸一寸的插进去,绮君并放弃了没有再反抗,阴道被龟头撑开,第一次的绮君开始呻吟。最後,志华发现他碰到了一块薄膜。他把阴茎拔出一点,接着用力一插,他知道绮君的处女膜已经穿了。突然的痛楚使绮君禁不住叫了一声。 ? ?? ???志华看着从阴道流出来的血,开始抽插起来,绮君的痛楚慢慢消失了,快感却从下身传来,她低声呻吟着。志华要射了。他把阴茎抽出来,站起来继续用手指玩弄着绮君的下体;直到射精的感觉缓和,他站起来,并用手捏开绮君的嘴巴,把阴茎塞入去。绮君想要把它吐出来,然後双手被綑的她并反抗不了,志华按着她的头开始在她的嘴巴抽插着,绮君亦只好跟他口交。没一会儿,志华把精液全射在绮君的口里。他刚把阴茎抽出,便用胶纸把绮君的嘴巴封住,绮君只好把全部精液吞下去。志华拿出背包里的数位相机,拍了几幅绮君的相片。他替她穿回了校裙,解开了铁丝和撕开了她嘴巴的胶纸,然後再次用美工刀架住她的颈。「待我离开後才好撕开胶纸和离开!」他在绮君耳边说,然後就离开了厕所。